逆风起航,CFER再次出发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
这是一个信仰的时期,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2020年大选逐渐尘埃落定。经过两个月时间的筹备和重组,怀着打破身份政治一言堂的强烈使命感,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 (CFER) 逆风起航!

众所周知,当今美国各大媒体自带严重的偏向性,这一点在“No on 16”选战历程中,我们体验颇深。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罔顾受访者本人的真实表达,媒体总是给那些支持真正平等机会、反对Prop 16的亚裔受访者,直接贴上 “只关心自己孩子上好大学的自私家长”的标签,这在选战初期尤其明显。而主流媒体的“偏见”又往往戴着“科学”的面具,极具欺骗性。Prop. 16选战轰烈打响之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名研究生Zachary Bleemer适时发布了一个无法进行同行评审(peer review)的支持AA的报告,迅速被包括洛杉矶时报在内的主流媒体加以报道、引用,俨然自己的报道是“基于事实的”、以“严肃学术报告”为基础的,以诱导选民支持Prop. 16。而真相是,该“研究报告”采用的是加州大学提供给Bleemer的private数据,其数据本身就无法经过其他学者的同行评审,同时其数据处理和解释方式又存在明显的误导性漏洞。即便UCLA教授Richard Sander在新闻发布会上,用更翔实准确的数据揭露该报告的欺骗本质之后,主流媒体仍然视若罔闻,弃教授驳斥不用,继续宣扬Bleemer的偏误理论。

目前立法、司法、行政、民间组织、主流媒体、学校、大公司各单位及系统之间的默契配合,也在客观上形成了对言论自由的压制,案例比比皆是。No on 16选战中,加州大学校董突然横插一杠,通过一个完全不必要的决议,声称录取过程中不能搞种族配额,完全就是为了配合Prop. 16当时的选战需要而已。难道他们通过决议之前,加州大学的录取过程中已经实施了种族配额吗?如果有,那就是违宪,需要追求相关人责任。如果没有,何需特地在如火如荼的选战期间,浪费纳税人的钱,通过一个象征性而无实质意义的决议?其目的,无非是提前压制批评他们最终会搞种族配额的言论而已。而他们在大选后对于联邦参议员、州务卿、司法厅长的任命要求,几乎完全把种族、性别作为唯一的考量条件,试问,这跟搞种族配额有何本质区别?

然而,加州选民的积极反馈,给予我们信心。即使在加州所有民主党政客一边倒地支持Prop. 16、各大媒体处心积虑引导舆论的情况下,超过965万选民对提倡种族区别对待的Prop. 16投了反对票,以57.2% vs. 42.8%的悬殊比例,强力击败了这个以“种族歧视”为本质的公投案。民意,就是CFER最终决定重组后坚持走下去的最重要理由。

我们相信,文化在上游,文化的改变最终会改变政治的走向。从文化层面持续我们的教育和宣传工作,保持加州选民通过公投所确立的广大共识,即种族、肤色和性别不应成为公立机构区别对待不同人群的决定因素。重组后的CFER将致力于打破极身份政治一言堂,通过事实和经得起推敲和作证的严肃研究报告,发出我们的声音,不懈传达给民众,让广大选民了解事实的真相,了解身份政治的危害,同时也积极监督各公务部门和公立大学们,让他们随时记得,“懂行”的选民正在密切关注他们——是否重视选民意见,是否在偷偷违反Prop. 209宪法原则?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将受到选民的检视。

基于这样的背景,CFER “No on 16” 原班人马经调整重组后再度出发,核心理念是:捍卫择优原则和真正机会平等的社会价值观。目前的结构分为理事会和顾问委员会。选战期间大力筹款的华人社区成员组成了CFER 新组织当前的理事会,搭建了选战基础框架的Frank Xu担任会长,既出钱又出力的Gail Heriot教授(法学教授)加盟理事会出任副会长,有激情、有韧劲且能力全面的吴文渊博士继续担任执行总监,维持组织的日常运作。我们更是得到了No on 16选战期间各位前辈的支持和加盟:Ward Connerly(资深民权领袖)、Tom Campbell(前国会议员)、Manny Klausner(资深宪法律师) 等选战主席、副主席均加入了CFER的顾问团队,更有Eli Steele(资深媒体人)、Althea Nagai(资深研究员)、Lance Izumi(资深研究员)的加入,壮大了我们跨社区的影响力。当前团队整合了No on 16选战中的优势,聚集了该领域最资深的策略、研究、媒体、法律等各方面资源,将继续以保卫Prop. 209、坚持任人唯贤的理念为核心,通过发布研究报告、监控加州各级政府行为、参与相关政策制定、支撑其他相关联组织的战斗,以组合拳形式,持续向加州选民传递真正的“平等”和“平权”概念。

2021新年伊始,CFER便向UC Santa Barbara校长等人发出公开信,针对他们的声明,邀请他们一起遵守Prop. 209原则;开始与数个犹太裔组织合作,反对基于种族压迫理论的Critical Ethnic Studies等项目;同时积极与全美各地有类似愿景的组织联络,建立更广泛的联盟。CFER还通过积极主动的接触,在公立大学、政府系统找到更多支持我们理念的同盟,使我们对各个公立机构政策动向的了解更加及时准确。我们也在对加州的各种最新提案进行精准扫描,搜寻其中可能违反平等对待原则的条目,及时公布出来,让大众能够了解最新的进展,进而采取必要的行动。

现在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尤其大型科技公司以及主流媒体对于言论导向的控制,可能会有一段时间的舆论寒流,导致我们的声音无法顺利送达更广泛的人群,但我们坚信,只要坚持不懈地做正确的事,民意最终会如同No on 16选战一样站到理性和公义的这一边来。在此特别感谢由Yangming Cao、Saga Conroy、Gail Heriot、Hongxing Li、Grace Li、Yan Li、Linda Liu、Crystal Lu、Frank Xu、Tony Xu、Shaohua Yang、Xiaodong Zhang组成的理事团队,在当前的艰难时局下,愿意站出来,继续出钱出力,领导这场坚守价值观的运动。若想达成既定目标,维持正常运转,CFER仍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若能在全加州找到600个家庭,每年为CFER捐款$600,即每月$50,就足以支撑我们初期的研究、选民接触、行政等各方面的资金需要了。我们希望能够得到您的持续关注与支持!好消息是,新CFER是一个无党派非盈利组织,正在申请501(c)(3)免税状态,所以您给CFER的捐款将可以抵税。如果您每年有给非盈利组织捐款的预算,请考虑把CFER纳入您的预算清单——我们感谢您任何力所能及的捐款!

CFER承诺,我们会坚持向大家提供第一手、确凿可信的资料,供大家阅读并了解加州各项政策的最新进展,也会尽最大的努力通过各媒体发出我们的声音—-在异常艰辛的No on 16选战阶段,我们做到了,在今后追求平等权益的漫漫道路上,我们仍将继续坚持这一点。谎言是不能欺骗所有人也无法长久的,我们坚信,与大众诚实公开的交流,是让选民接受平等对待理念所必需的基石。

为什么CFER值得您的信任和期待?

  1. 这是一支经历过选战洗礼并成功磨合的队伍。
  2. Gail教授作为联邦人权委员会委员加入CFER理事会,为CFER带入了大量的法律资源及其他各种资源,使得CFER有能力承担该领域watchdog的工作。
  3. 吴文渊博士作为有激情、有深厚学术背景及研究经历的专业人士及专职人员,可以在制作研究报告、唤起媒体和民众关注等领域发挥持续影响力。
  4. 通过选战积累起来的各方面资源,汇聚成为包括前任国会议员、公共政策专家学者、知名律师和知名媒体人等各行业精英的强大顾问团队,这些精英在反对种族歧视,提倡真正平权该领域已经有深入的联系。具备强大的顾问团队和专职运作团队,CFER在该领域耳聪目明,且有能力实施我们的战略。
  5. 华裔社区在数据挖掘整理分析方面的大量人才,可为CFER的各项研究提供强劲技术支持和信息动力,使CFER具备成为该领域专业智库的潜力。
  6. 大量理事将在CFER前进过程中得到全方位的成长,能提升未来华裔参政议政的深度和广度,逐步提高华裔社区在政治领域的地位。

2020年,我们击败了哥利亚巨人。

2021开始,我们将挑战更加高大的巨人。请您与CFER携手,风雨同行。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