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吹不黑,细说加州教师工会对下一代教育的危害

很多朋友对于教师工会有不少误解,有人以为这是一个以提升教育质量为目标的机构,也有人以为教师工会就是逢年过节给教师搞搞活动发发礼品的机构。本文就从教师工会的mission statement说起,不吹不黑,捋一下为什么教师工会最终沦为一个危害下一代教育的机构。

其中一个加州教师工会(California Federation of Teachers, CFT)在他们网站上关于为什么CFT会存在说得很清楚,他们的mission就是要保护教师的利益。在最近SDUHSD学监的报道中,一个支持教师工会的组织E4E也明确了教师工会职责就是要保护教师利益。首先“工会要保护教师利益”这点是无可厚非的,这也体现了美国政治制度的基本原则adversarial system,即各个利益集团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相互角逐,最大化自己的利益,理论上来说最后结果应该是一个各方利益平衡的结果。然而,由于加州教师工会深度介入学区选举、法律制定,通过各种立法制定规则,在学区的力量角逐中已经从方方面面打破了这个平衡。粗略总结,教师工会的优势包括信息优势、资金优势和人力优势

首先教师工会因为有教师会员费的支持,所以其本身经济实力就很强,一般都拥有全职人员参与学区事务,其对相关法律的了解、对学区经验的传承,这些信息优势都是处于一盘散沙状态的家长和社区无法相提并论的。这样的信息优势使得他们常常能够在学区的各种争斗中找到最快最优路径,并能够获胜。比如SDUHSD学区在不听话的board任命了教师工会不喜欢的board member之后,就可以迅速地搜集签名、启动special election程序,并最终获胜。相比之下,2021-2022年,在Chula Vista小学学区、Desert Sands联合学区,都出现过家长、社区对于board新任命的board member不满意的情况,也曾试图强制special election,但是由于需要临时组织义工、临时学习怎么征集签名的流程,很容易就错过所需的时间点,无一成功。

其次,由于教师会员费的支持,教师工会有足够强大的资金优势,所以在学区board members的选举中,教师工会常常可以用花钱助选的方式来给他们支持的board member助选,最终帮助他们获胜。一个最近的例子就是圣地亚哥学区,当地的教师工会可以有选择性的给他们支持的board member候选人Cody Peterson提供超过八万多的助选资金,而反对教师工会的候选人Becca Williams已经非常努力了,也不过只筹到六万多的竞选资金而已。很自然的,在6月7日的初选中,教师工会支持的Cody Peterson轻松获得了更多选票。虽然竞选并不是说钱多的一定赢,但是钱多的相对来说占有更大优势总是可以这样说的。这也保证了教师工会对school district board大部分情况下的控制。

最后,就是由于教师工会是保护老师利益的,所以其旗下老师会在各种竞选中帮助教师工会所支持的候选人,并通过学生和学生家长散步各种有利于教师工会的信息和言论,这就形成了巨大的人力优势,而这些人力优势正是一个候选人能够最终胜选的一个重要因素。相比之下,不支持教师工会的候选人,在竞选的时候需要在没有提前准备的情况下,临时组建义工团队,还要面临教师工会一方不对等的信息轰炸,要能让选民真正了解自己并给自己投票到最后胜选是相当困难的。

由于上面这三个因素,造成了事实上各学区教师工会对学区board的实际控制,换句话说,雇员(教师)组成的工会(教师工会)决定了雇主董事会(选举产生的学区委员board members)的构成,而这个雇主董事会负责根这个雇员工会“谈判“决定雇员的薪酬待遇以及各方面政策规定。这种明显违背常理的现实,导致了现在加州公立教育的每况愈下,对下一代教育不仅仅在学术上而且在道德上形成了明显的危害。下面一一细数。

最关键的一点是教师工会推动的collective bargaining政策对教师队伍的伤害。根据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2022年一月份的报告,目前全美有35个州有collective bargaining的政策,加州是其中之一。所谓collective bargaining就是教师工会所代表的老师并不单独跟学区board谈判薪酬待遇,而是打包谈判。这样的collective bargaining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老师的薪酬待遇只跟他们拿到的最高学位(degree)和在学区里面工作的时长(Seniority)以及他们的头衔(title)有关,而和他们的教学能力完全脱钩。请注意绝大部分人都是逐利的,后续很多的伤害都是跟这个collective bargaining政策有关。

由于老师的待遇不再与教学performance相关,所以老师的教学必然倾向于越来越懒散,而同时校长对于老师是否认真教学并没有实质性的奖惩措施,所以校长越来越少进入老师的课室去把握控制老师的教学质量,并且逐渐取消了家长、学生对老师的任何performance review甚至是survey。在没有任何有实质意义的质量反馈的情况下,老师们的教学质量每况愈下就是可想而知的了。

由于老师在进入学区后最快速能够提升工资待遇的做法就是拿一个更高的学历,所以大量正式老师进入学区后最关心的事情不是精心准备教案,而是请假去读一个在职硕士、在职博士。这样导致的后果是,本该由正式老师上课的时间大量由substitute老师来代课,而substitute老师的职责决定了他们只会做day care的工作,而不会教授新的内容,所以导致学生在校有效学习时间减少,对学生的学业造成实质性伤害。

由于老师的待遇与教育质量不挂钩,所以不尽心甚至一些违法的老师得以长期滞留在学区,而一些教育质量相对较好的老师和校长,作为学区能够给他们提供的唯一奖励就是promote他们,所以在各个学区可以看到大量的优秀老师被提拔成校长,校长被提拔成director的情况,导致优秀老师不再在一线教学,而不尽心的老师却长期在一线教学,也对学生的学业造成了实质性伤害。

由于老师长期工作在这种旱涝保收的大锅饭机制下,他们是真心的相信equity、相信社会主义,所以在最近的Diversity Equity Inclusion大跃进中,他们既是既得利益集团,也是真心相信,导致学生们常常不能有一个正确的世界观来看待这个竞争的世界。

由于这些实质性的伤害,所以加州的公立教育质量从1970年代的全美排名前列一路下滑到全美排名第44名。而同时加州公立教育是全美花钱最多的一个州,2022-2023年预算平均每个学生的花费在$23,000美元左右。虽然作为教师来说并不会在各学区受到相应的奖惩机制的影响,但是教师工会作为一个整体显然并不好看,所以他们就会在学校里面推动反对种族主义、过度LGBTQ+性教育、保护学生mental health、推动Action Civics等一系列与教育无关并且完全无法衡量成败的概念,其目的是为了混淆视听,但是客观上也导致了占用大量孩子们宝贵的学习时间资源,不仅仅对孩子的学业造成实质性伤害 ,而且对于孩子们的品格塑造会造成不良影响。

这些实质性的公立教育的损害的具体表现就包括:极左所意图解决的gap反而越来越大。因为家境不佳的家庭的孩子更难得到家长的帮助,而中产家庭相对来说由于有家长的干预,孩子的学业所受的影响相对较小,两相对比不同家境家庭的孩子的学业gap越来越大。此外,还可以看到很多孩子对STEM不感兴趣,到了六七年级基本的分数四则运算还不能熟练进行;大量孩子因为学校里的课程没有挑战而沉迷于游戏或者社交媒体;大量比例的孩子因此对“psychology”或者文科专业感兴趣;大量孩子分不清楚facts和opinions之间的区别;大量孩子从高中时代就进入其实他们并不真正了解到社会活动领域;大量孩子处于缺乏role model导致的bipolar的状态,一会对自己充满信心,一会又对自己充满怀疑。这些都是大家可以从身边的孩子当中看到的现象。这也是导致加州公立学校失去家长信任、学生注册人数逐年下降的重要原因。

要想改变这样的损害,我们只有:

  1. 每个学区的家长和社区组建自己常设的组织,逐渐能够与教师工会在信息、资金和人力方面取得一定程度的均衡,选出代表社区利益的学区board members。这需要每个社区都要涌现出一批有担当、愿意付出的义工。
  2. 在选出能够站在提升公立教育质量这边的学区board members后,逐步影响州一级的立法,限制并逐渐取消collective bargaining。
  3. 在选出能够站在提升公立教育质量这边的学区board members后,通过他们影响本学区的一些立法、资金运用、加州关于教育的立法,逐渐削弱目前其他不当法案对于公立教育质量的影响。
  4. 在选出能够站在提升公立教育质量这边的学区board members后,通过他们与教师工会理性的沟通,让他们意识到,切实提高公立教育质量才是多赢的一个渠道。
  5. 需要通过支持public charter school、private school、homeschooling等多元的教育机构来为普通公立学校创造竞争对手,倒逼公立学校提高教育质量。
  6. 每个公立学校的家长需要了解公立学校的现状,自己对自己孩子的教育加以引导,因材施教,而不是简单的认为听老师的话就可以了。
  7. 要坚决反对任何推翻现有的Proposition 13的企图. Proposition 13 抑制property tax 的增长幅度, 从来限制了教师工会加薪增加福利的经费来源。加州教师工会和支持他们的政客一直就在推行一个概念, 就是加州公立教育资金不足是Proposition 13的原因。 现在的学校老师就在灌输学生这个想法。我们得警惕这种说法,时刻要指出加州教育经费并不少,不是经费问题。

本文首发于陌上美国公众号,感谢陌上美国公众号对CFER的支持。

【陌上美国】快捷独立的美国新闻和时评,及美国生活资讯。支持宪法,挺言论自由,致力于培养独立人格,和个体自治的公民意识。联系方式:https://www.youtube.com/c/MOSHANGUSA

关于加州平等权利联盟基金会(CFER): 我们是一个无党派非盈利组织,在2020年第16号公投案被选民拒绝后成立。组织愿景是通过研究、参与、发声的方式提升公众对平等权利的关注并保护全体加州人的平等权利。1996年,加州通过了Prop. 209,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针对种族进行歧视或者优待的州。Prop. 209要求“在政府就业、公立教育、政府合同等领域加州不能给予种族、性别、肤色、民族或者出生国家进行歧视或者优待”。CFER致力于让公众了解人人平等这一重要的宪法原则,我们是一个IRS批准的501(c)(3)组织,捐款可以抵税。www.cferfoundation.org.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