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极左斗需要勇气、智慧和担当,你害怕吗?

很多人也许已经知道,说亚裔孩子学业好不过是因为这些家庭有钱,并且把这些家庭都当作外来人的学监Cheryl James-Ward已经暂时被停职查看了。这是所有学区家长共同努力的结果。学区的家长们连续三次参加学区会议,每次都是之前大量的组织工作,会议期间连续七八 个小时的坚持。CFER作为一个全加州的watchdog组织,我们在这起事件中做到了获得爆料、媒体曝光、通报社区、给予社区支持等一系列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Ward在被停职查看后对自己曾经的道歉彻底否认,和她合作的一个社区组织Encinitas for Equality(E4E)的主席Mali Drake开始对CFER以及家长进行疯狂的抹黑和威胁。

Mali指使人潜入家长们所在的微信群,并且在NextDoor上面实时放出该微信群里面的聊天内容,意在恐吓家长们。截图中的虚化处理是本文作者所做,Mali的原帖中是没有做任何处理的,并且是在微信发出一个小时内即被Mali转帖到NextDoor上,可以想象相关家长所受到的心理冲击。

Mali也在5/19日SDHUSD学区的board meeting上散发关于CFER和我的不实谣言,用一贯伎俩把我们牵强地跟川普联系在一起(极左派习惯性地把所有他们不喜欢的人和组织指责成与川普有关),甚至用阴谋论的方式暗示CFER是一个全美白人至上主义网络的一份子。事实上CFER不过就是一个完全依靠普通民众捐款才能够活下来的一个草根组织而已。

同样是这个Mali,在5/19日的学区会议上,还闹出了读其他人演讲稿说她也是华人后代的大笑话。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完全没有诚信的人,就因为挂了一个社区组织主席的头衔,在Torrey Pines学校校报、圣地亚哥本地报纸San Diego Union Tribune及其他电视报道中频频得到采访,在各种新闻报道中混淆视听、颠倒黑白。

虽然我早在2014年就已经意识到任何一个人如果有计划参政议政,就要做好被各种人身攻击的心理准备。但是,由于极左目前从教育到“社区组织”到媒体全方位地控制民众思想,我们作为不同意见方,所受到的攻击是全方位的,承受的心理压力不在其中是外人很难理解的,甚至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局外人还会以“反应过度”、“不包容”等看似有理的说法来增加这样的压力。

然而,如果我们任由这些极左的bully手段得逞,让这些满嘴谎言、毫无integrity的人掌握政策制定权,任由他们继续用种族和肤色来撕裂美国社会,任由他们继续用降低学术标准的方式摧残K-12孩子们的学术能力、任由他们借各种各样貌似高大上实质是谎言的宣传践踏美国文化,美国这个国家竞争力将很快下降,社会将越来越乱,我们的岁月静好又还能持续多久呢?

学区的不少家长、CFER以及我本人都已经决定继续抗争下去,而且我们必须也只能是实名去抗争,这是出于credibility的需要,否则我们的声音就无法通过媒体发出去。 作为被Ward和Mali Drake在各种新闻报道中不断点名的爆料组织,CFER和我本人都是一直实名在表达意见,所以在相关报道中也能得到采访,一定程度上发出我们这一方的声音。我清楚地知道也许未来我的全职工作可能会因为他们的报复而受到影响,我清楚地知道在这些抗争会损害到教师工会、E4E等利益集团的切身利益,所以未来他们的抹黑手段只会越来越激烈。我也能够理解您可能暂时还没有准备好走到第一线来实名抗争,但是能不能请你考虑在财务上给予CFER、未来你所在的学区家长组织、未来为家长发声的学区委员等财务上的支持?让为众人抱薪者不致冻毙于风雪之中。

CFER自2020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在全加州各学区层面成为watchdog,监督公立学区的行为,敦促他们专注在给孩子们提供真正的教育上,而不是推行激进的种族教育。2022年以来,CFER已经成功settle一个官司,促使加州政府修改种族研究样板教材;已经在多个学区及加州层面成功执行Watchdog角色,曝光学区的不当行为,多次引发全美媒体关注;不断在媒体上投稿、接受采访,发出我们的声音;在州法层面继续进行研究和呼吁。因为我们的勇气、智慧与担当,我们也得到了同行的认可,在五月份全美保守智库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Manhattan Institute和Hoover Institution联合举办的Old Parkland Conference上,CFER有三人获得邀请参加,在总计不到120人的获邀名单中有四位亚裔获邀,其中CFER就贡献了两位亚裔,提高了亚裔在美国参政议政的形象。

要完成上面这所有的工作,CFER必须要有全职人员全身心投入才可以持续,财务上有很大的需要,CFER的众多理事都是固定为CFER捐款的义工,但还仍然远远不够。请您考虑给CFER捐款,如果能够每个月给我们一些固定的$50/$100捐款,将是对我们极大的帮助和支持。CFER是非营利组织,给CFER的捐款可以抵税,捐款人姓名不对外公开。如果您所在公司有对非营利组织的match program,请考虑帮忙一起申请,可以让您的捐款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关于加州平等权利联盟基金会(CFER): 我们是一个无党派非盈利组织,在2020年第16号公投案被选民拒绝后成立。组织愿景是通过研究、参与、发声的方式提升公众对平等权利的关注并保护全体加州人的平等权利。1996年,加州通过了Prop. 209,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针对种族进行歧视或者优待的州。Prop. 209要求“在政府就业、公立教育、政府合同等领域加州不能给予种族、性别、肤色、民族或者出生国家进行歧视或者优待”。CFER致力于让公众了解人人平等这一重要的宪法原则,我们是一个IRS批准的501(c)(3)组织,捐款可以抵税。 www.cferfoundation.org.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