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公立教育越来越烂,家长该怎么办?

加州的K-12公立教育在1950、1960年代曾经在全美排名前列,现在却越来越差, 在全美50个州中排名第40位。其实全美的公立学校教育质量本身就已经很差了,在2019年的测试结果中,只有24%的高中毕业生达到数学熟练程度,而社会学、阅读、写作达到熟练程度的学生比例分别为23%、36%、和27%,这还是在众所周知评测标准不断下降的情况下的结果。2020、2021年由于疫情的肆虐、很多公立学校的学生没有面对面的教学,如果有全国测试结果统计只会更糟。可以说加州乃至全美的公立教育已经处在非常危险的程度了。这样持续下去,我们的下一代很多在高中毕业的时候不能达到大学要求的基本学术标准,长期下去将损害美国在世界上的竞争力。

那么我们公立学校有没有在解决这个问题呢?非常不幸,答案是—并没有!相反,教师工会资助搞了一个Sleeter报告,试图证明搞CRT基础的Ethnic Studies会帮助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这种明显有利益关联、不符合直观感受的报告,很轻易就被 AMCHA Initiative(一个关注高等教育中反犹主义的非营利组织)找到了逻辑漏洞予以驳斥,但是加州几乎所有学区仍在推行CRT为理论基础的民族学教育。PPIC(加州公共政策研究所)今年的对比研究中明确提出了一个结论:如果在高中毕业要求中增加对数学的要求分量,将会提高学生的整体成绩。加州教育厅却完全忽略了这份报告,反而在最近审议的最新数学框架中以所谓平等的名义,降低对数学的要求。虽然因为民众的反对,这个新数学框架第二次征求公众意见时间延后半年,但目前仍在加州教育厅的议事日程上。

对于每况愈下的教育,最开始教师工会找的借口是1978年通过的Prop. 13导致他们资金不足,现在的借口是全社会有系统性种族歧视,就是不找他们自己的原因。教师工会在加州有钱有势,已经控制加州的公立教育数十年,正是他们推行的错误政策导致了公立教育质量不断下滑。这个组织更关注的是老师的利益,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其不断推进的立法导致学校里面老师的收入与他们的教学水平完全无关,坏老师很难被开除,好老师也很难突破常规涨工资,造成公立学校里面的老师鱼龙混杂,真正有能力的人也越来越不愿意进入公立教育系统做老师。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加州州议会受教师工会的挟制,并不考虑如何提升教师的竞争力,还在2021年的预算案中夹带一点私货:降低老师资格证的要求 (第40页),以便让更多“合格”的人去做老师。在这样不断降低标准(另一个例子是刚刚生效的AB-104)的立法原则下,指望加州的公立教育短期内有本质提升非常困难。

如果大家认可K-12教育是为了给孩子提供基本的技能训练和品格训练的话,加州公立学校目前的状况已经很难提供这两个合格的教育产品了。

不少好学区学完六年级的孩子还不能熟练完成分数、小数的加减乘除,没有养成用草稿纸的习惯,没有这些基础当然对于后面解二元一次方程或者更难的知识点会抱有畏难情绪。有些高中老师,特别是教STEM的老师因为自身能力不够,甚至采用只放视频而不亲自授课的教学方法。很多学生根据自身的经历也知道从哪些老师那里可以学到东西,从哪些老师那里学不到。但是由于目前老师岗位完全没有任何竞争性(教师工会政策导致),这些低水平的老师仍然会在他们的岗位上干到退休,一年一年地误人子弟,无法给学生们提供基本的技能训练。

当孩子们面对这样低水平的老师,只能依靠自学完成相关课程的时候,他们的品格形成也必然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包括对权威的不尊重(笔者并不是在推荐盲从权威,但是一定的尊重是必须的),时而极端自信(因为低水平老师常常学术要求也比较松,牛娃靠自学也可以拿A),时而极端不自信(因为遇到难题的时候,并不确定自己自学到的知识点是否真的足够了),等等。

当然,公立教育目前在团队竞技、乐队、合唱团等领域还有优势,因为竞争的学生多,能否入校队更多的还是凭实力而不是政治正确。 校队的训练和比赛可以培养学生团队合作、良好的心态和领导力等重要能力。也因为竞争激烈,不是很多学生能得到这方面的机会。

笔者本地好学区的一位director也坦承,目前学区能够提供的薪酬水平(由于教师工会的政策,老师工资与服务年限挂钩,所以新老师起薪都不会太高)很难招到高水平的STEM老师,好不容易招到一个就当个宝一样,会给安排很多STEM的课程,哪怕专业并不太对口。对于公立学区来说,启动教授CRT基础的民族教育课程,既能够把学区的人力预算花出去(第一年要是钱花少了,第二年做财务预算的时候相应预算就会低),又能够很轻易招到相关的老师(教Ethnic Studies的老师工资不需要太高,而且学相关专业的人很难找到其他的高薪工作,读者可去GlassDoorTransparent California上自行求证),还可以让学生们崇拜老师的“知识”,毕竟老师们也是有自尊心的。至于教的知识是不是真的对学生们有用,教师工会可以开动他们的宣传机器,做各种“”研究报告“”来”证实”。还好美国还有点言论自由,有其他独立测评机构,我们可以通过其他的指标性数据来衡量公立教育的质量。

加州平等权益联盟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 Foundation (CFER)根据已知各个学区推广CRT的情况做了一个相对系统的分析报告,里面有学区的案例分析,也有很多个人的经历,欢迎有疑问的家长给我们致信info@cferfoundation.org探讨。希望家长们清晰认识到,造成加州公立教育如此糟糕现状的根本原因,不是教育资金问题、不是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而是教师工会主导的教育资源错误配置、错误投放的问题

作为家长你也许可以选择私立学校,charter school,或者在家自己教学(homeschool),但大部分孩子仍然只能在公立学校受教育,大环境仍然受公立教育的理念影响。作为每一个家庭个体来说,家长们需要增强自己对孩子的影响力、降低老师大环境对孩子的影响力,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根据孩子的兴趣适当地增加课外课程(目前加州公立教育的STEM教材基本上是“落后”的,虽然教育专家们会告诉你这很“先进“)。此外,我们必须要合力提高公立教育的质量,为了我们自己的下一代,也为了我们生活的这块土地的未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公立教育的积弊也不可能有良药一下子药到病除,只有长期的参与,整个社会文化的改变,真正代表家长和学生利益的学区board members的胜选才有可能一点点提高公立教育的教育质量。具体来说重点在于教育相关立法、学区资源配置、学区教材选择等几个方面,这些都需要我们能够选出不对教师工会惟命是从的学区board member,否则任何其他努力都将是缘木求鱼。CFER的主要工作人员及义工大都已经在教育维权这个领域上耕耘多年,也联合了众多有同样感受的各族裔同盟,其中全美学者联盟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就与我们一起制定了一个学区board member候选人的宣誓书。CFER 作为501(c)(3)组织,不可以背书任何候选人,但是可以把所有签署这个宣誓书的各学区board member候选人的姓名、职位、竞选年份放在网站上供所有选民参考。CFER相信,在目前的社会文化情况下,敢于签署这份宣誓书的候选人都是真心实意希望提高教育质量的候选人。当然,选民们根据自身学区的需要、候选人的人品integrity来做最后的决定。

教师工会有非常强大的人力财力(2020年给Prop. 16捐了两百万美元,2021年给Newsom选举又捐了两百万,并且在学区board member选举上历来会给他们支持的候选人出钱出力),对于反对他们议程的board members的也常常用各种超常规手段:从San Dieguito Union High学区(教师工会主席半夜十点多从灌木丛中跳出来给某学区委员递送recall文书)到Coronado学区(通过public information request索要有反对意见的学区委员的私人对话及email记录、CFER在提供法律援助)到Orange County各个学区(在Board of Education不支持CRT/Ethnic Studies的情况下对7/27活动阳奉阴违、CFER参与了活动的全过程并予以回击)的各项冲突中,我们清楚地看到反对教师工会议程的各级board members常常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在这样的形势下,CFER需要更多的资源才能够为家长们、学区board member候选人们提供政策分析、财务分析等各项支持。如果您觉得CFER所奋斗的目标与您一致,也同意提升公立教育质量需要CFER这样既能看到问题,又有能力分析问题、提供解决方案的后援组织,请考虑给CFER一些财务上的支持,或者每个月给CFER做$50或者$100的固定捐款,让我们可以有更多的专职资源做更多的事情。只有靠集腋成裘聚沙成塔,我们才能与教师工会这样的庞大机器抗衡。

最后,我们也呼吁华裔家长能够勇敢站出来与CFER一起做义工,去所在学区会议上发言要求真正提升教育质量、抵制CRT洗脑教育,联合本学区各族裔家长,参选学区委员,从社会文化层面一点一滴地进行改变。加州公立教育的提升只能依靠群体的觉醒、长期参与才有可能实现,路虽漫漫但我们仍有希望。Prop. 16在2020年7月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悲观地认为一定会公投通过,但是加州的选民以57.2%高票否决了这一法案。在提升加州真正的公立教育、拒绝CRT方面,我们一起努力,可以再现这个奇迹。CFER在7月27日与Orange County Board of Education一起合作举办的关于CRT和民族教育的论坛上,得到专家、民众一致响应,连一贯偏左的洛杉矶时报都给予了我们积极的报道;在圣地亚哥举办的抗议游行中,本地的主流媒体也给予了中肯的报道。这些都证明,通过合适的联盟、有理有据的沟通,我们一起努力,可以慢慢一点点改变美国的文化,一点点提升公立教育的质量。希望我们努力前行的路上,一路也能有你的支持

关于加州平等权利联盟基金会(CFER): 我们是一个无党派非盈利组织,在2020年第16号公投案被选民拒绝后成立。组织愿景是通过研究、参与、发声的方式提升公众对平等权利的关注并保护全体加州人的平等权利。1996年,加州通过了Prop. 209,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针对种族进行歧视或者优待的州。Prop. 209要求“在政府就业、公立教育、政府合同等领域加州不能给予种族、性别、肤色、民族或者出生国家进行歧视或者优待”。CFER致力于让公众了解人人平等这一重要的宪法原则,我们是一个IRS批准的501(c)(3)组织,捐款可以抵税。 www.Cferfoundation.org.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