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系灯塔微弱之光 – CFER 2021年一月报

相信很多人都认为美国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闪耀了两百多年的自由民主的光辉正在逐渐暗淡。疫情之下美国内部纷争不断,导致死亡人数高企。虽然因其固有科技实力疫苗研发一马当先,但是各州疫苗的购买与发放速度极其缓慢,完全与其强国形象不符。大型科技公司、主流媒体对美国一直标榜的言论自由的伤害有目共睹。民主自由的标杆之一和平移交权力也在1月20日上万名士兵护卫的就职典礼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自由民主的灯塔星光逐渐暗淡,其中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我们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CFER)认为经过多年的和平与繁荣之后,美国正在逐渐丧失其对美国文化价值观的认同、对什么是美国人这样的问题没有共识,是其中一个最根本的原因。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表现就是,很多美国人被裹挟在目前的所谓systemic racism的洪流之中,自以为正义,却不再认可建国国父们本人,以及他们所确立的美国传统。最近在疫情之中坚决不开学校被三藩市起诉的三藩联合学区却好整以暇地对辖区内的学校改名,把一众开国国父们的名字全部删掉,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面,美国人被分解成白人美国人、黑人美国人、拉丁美国人、亚裔美国人、原住民美国人、岛民美国人、LGBTQ美国人,各自相互攻伐,而最近在各大主流媒体中被宣传甚广的Critical Race Theory(批判种族理论)正在加速其给学生洗脑的脚步。在这样的理论之下,美国人被根据肤色、种族、信仰等等分成了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彼此攻伐,而与每个人个体自身的状况毫无关联。每个种族都关注着根据自己种族的outcome是不是equity,而不是关注自己获得的机会是否equality。长此以往,美国将不再是我们来时的人人平等的美国,而会是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加平等,这已经是很多人的共识。而新任总统上任后两周多的时间内在种族议题上的各种Executive Orders政策变化也在给这个不好的趋势推波助澜。

CFER分析目前的形势之后,认为这是一个整体的需要扭转美国文化趋势、重燃灯塔微弱之光的局面。美国有句俗语“Politics is downstream from culture”,意即“政治源于文化的改变”。在目前的政治形势下,仅仅寄希望于一两个“英明”的候选人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从源头上进行文化的改变,维系灯塔微弱之光。而这正是CFER在No on 16选战结束后重整旗鼓、再度出发的理由。

No on 16选战的胜利给了我们继续坚持下去的希望,即使在极左的加州仍然有57.2%的选民坚信美国人应该被平等对待。这场选战的胜利让我们相信,我们仍然有机会在这个媒体和政客大肆宣传systemic racism的潮流中,坚守每个美国人都应被平等对待,都不应因为其种族、肤色或者性别而受到歧视或者优待。我们相信,我们仍然可以通过民主的手段、自由的表达,以我们的良心和坚守来扭转这个国家的文化大滑坡。我们已经明显感受到很多白人已经不敢出来在这个议题上发声了。这正是我们第一代移民不忘初心,为建设一个我们所向往的美国而努力的时机。CFER选择迎难而上,也衷心希望更多认同自由、民主、秩序,认同个人奋斗、认同人人平等的同胞一起同行

在一个民主的国家,57.2%选民的民意应该被得到尊重。但是我们看到加州有很多政府部门包括加州大学仍然试图各种暗度陈仓,想要根据种族或者性别对加州人进行区别对待。所以CFER设置了一个举报链接,邀请所有人在遇到可疑的政策时随时向我们通报。这个举报链接设置一个多月以来,我们已经收到了多个来自不同地区的报告,从San Diego市长、Irvine市长到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ta Barbara、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到政府企业救助金的发放到个人补助的发放,我们都收到了举报。根据这些举报,我们采取了公开信、媒体曝光、与相关责任人直接联系等多种方法,有效地起到了曝光这些潜在违法行为,让这些政府机构在制定相关政策的时候知道有选民在看着他们。CFER若要耳聪目明,也需要所有人的帮助。如果您在您所工作的地方,如果遇到有人因为种族、肤色或者性别受到不公平对待,请与我们联系,可以直接发email给 info@cferfoundation.org,我们会在24小时内给您回复。

在接受举报的同时,CFER也主动出击,抓住文化反击这一重点,与众多组织与个人建立了联系,一起反对正在加州推动的Ethnic Studies Model Curriculum,并反对试图将批判性民族教育推动进入高中毕业要求的AB 101提案。通过举办讲座,邀请各组织发表媒体观点文章,通过犹太裔组织聚集的学者研究人才发表研究报告驳斥民族教育推动者所谓的有益学生的谎言,成功地对教材做了一些必要的改动,并使得教材撰稿人联名要求不再在教材上署名,取得一点点阶段成功。在整个过程中,CFER起到了穿针引线、聚拢各方资源、给选民提供信息的作用。然而此事并未结束,一方面加州层面关于教材的争夺仍在继续,另一方面,对方正在各个学区推动民族教育教材直接进入各个学区。这就需要所有的家长保持警惕,做自己学区里面的watchdog,遇到这方面的问题随时向我们报告。我们已经汇聚了各个族裔的老师、作者、研究人员、律师等资源,给大家提供所需的帮助。

在成立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CFER还启动了自己的研究,特别是关注在加州层面的立法,对于立法中涉及到的可能违宪的题目,提请选民注意,并且发表position letters (SB40AB105),提请立法者注意相关立法的违宪倾向。我们相信,随着我们研究范围的不断扩大,让更多的公共政策制定者知道,有一个代表57.2%选民的组织正在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会有所顾忌。我们的研究实事求是,坚持无党派路线,因此我们也不会去直接支持或者反对任何一位候选人,相反我们专注在维护宪法平等保护条款。通过No on 16选战的胜利,我们相信这应该是一个可以获得大多数选民共鸣、并得到跨党派支持的议题。

要在文化源头上逆转目前的种族歧视倾向,CFER坚持与媒体保持密切的联络,随时将我们的发现通报给相关媒体,即使在一些媒体对我们很不友好的情况下,我们也坚持给他们推送我们的观点文章和我们的新闻发布。自十二月以来,CFER已在英文媒体上发表了5篇观点文章,被英文媒体采访报道18次。通过与主流媒体的互动,我们正在积极树立我们可靠扎实的形象,让我们的观点能够被更多的加州人听到,争取改变目前的文化倾向。当然除了在媒体发声之外,我们也在积极寻求合作伙伴,寻求通过法律渠道发声。

如果你相信CFER上面所做的事情有价值,相信我们的“监控、研究、结盟、发声”的策略对于维系民主自由灯塔的亮光有帮助,请给予我们你力所能及的支持,我们必不负所托。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