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Published November 10, 2022

2022中选,加州权力制衡正在发生

CRTSchool BoardLegislative

by

Frank Xu

cover-img

本文初作于2022年11月9日,目前加州计票率才45%。由于全民邮寄选票以及今年新实行的区域投票中心替代社区投票站的投票制度,导致计票极其缓慢。目前未统计的选票都是选举日当天或者之后 一周内抵达选务中心的选票。按照初选时的规律(唯一一次类似投票制度可作为参考的), 这一类型的选票大部分是对现状不满的选民所投。假设这个规律有效,那么可以乐观地说加州2022年权力制衡机制正在形成。具体体现是有可能会有一位非民主党候选人在全州选举中胜选,国会议员、州参众两院都有可能出现共和党议员增加的现象,从市长、市议员到学区都有共和党候选人表现优于选民登记的情况出现。

州一级的选战来说,竞选Controller的Lanhee Chen得票率为46.4%,考虑到加州46.9%民主党选民、23.8%共和党选民、29.3%无党派及其他党派选民的选民组成,以及早投票选民中民主党选民占比比较高的情况,Lanhee Chen仍然有可能在后续的计票中把这个差距追回来,这是洛杉矶时报在州一级选战中唯一还没有call的选战。如果他追票成功,将成为施瓦辛格以来第一个在加州州级选战中获胜的共和党候选人。

Picture1.png

备受关注的选战还有洛杉矶市长的选战。为了参选改注册为民主党的亿万富翁Rick Caruso正以51.25%的得票率领先他的对手现任国会议员Karen Bass。这反映了即使在洛杉矶这样一个极左的地方,民众也无法再接受极左的政客了。

Picture2.png

国会议员的选战方面,在本次选举前,加州共有53位国会议员:其中42位民主党议员和11位共和党议员。今年由于加州人口减少了一个国会议员席位。在目前的选举中,媒体已经call了6个席位给共和党候选人,有5个席位(3 Kiley、13 Duarte、22 Vladao、27 Garcia、45 Steel)共和党候选人出于领先地位。即使只是这5个席位全部拿下,加州已经做到在这次选举中没有损失国会议员了。这在加州总国会议员数少一个、加州民主党主导重新划分国会选区对民主党本身有利的背景下已经难能可贵了。与此同时,还有7个非常接近的选区,包括6(Hamilton)、9(Patti)、21(Maher)、26(Jacobs)、41(Calvert)、47(Baugh)、49(Maryott)。只要任何一个席位拿下对于加州来说都是向党派权力均衡迈进了一步。

州参议员层面,今年重选的20个选区中,目前有6个选区共和党候选人领先,4个选区选情接近,乐观情况下很有可能从现在9个共和党州参议员增加到12个共和党州参议员,虽然仍然打破不了民主党的super majority,但也是向这个方向前进了一小步 。州众议院选举中,目前有18个选区共和党候选人领先,11个选区选情接近,最乐观情况下很有可能从现在19个共和党州众议员增加到超过27个众议员,从而打破民主党一党独大的局面,使得两党权力向均衡方向迈进。而这还是在今年年初民主党掌控的重划选区不公平的情况下取得的。年初的重新划区把六个现任共和党众议员分到三个区里面自相残杀,相当于选战还没开始共和党就已经丢到三个席位的情况。

在市一级、学区一级也可以看到一些权力均衡的迹象,比如在北加的Union City,共和党注册选民只有12%,民主党注册选民56.3%,参选市议员的共和党人Jeff Wang仍然可以高票领先。在共和党注册选民仅占30%的San Marcos,竞选连任市长的共和党人Rebecca Jones已经确认当选。在共和党注册选民仅占22.2%的Chula Vista,由于参选的民主党人被爆出不住在市内,所以共和党候选人John McCann也是高票领先。学区层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San Dieguito学区第五选区,由于华人的积极助选,在这个共和党选民仅占23.1%的选区,家长们鼎力支持的候选人Phan Anderson目前领先教师工会支持的候选人超过8%。

pic 3.png Picture4.png Picture5.png

所有这些数据说明: 1, 加州从上至下、从南到北的权力制衡正在形成中,只是由于计票缓慢,所以现在还看不出来。目前的预估是未统计的选票中对现状不满的选民比例比较高。 2, 候选人背景对于选战还是很重要的。特别典型的例子就是Chula Vista的市长候选人。民主党以为必胜,所以派了一个不住在那个市里的关系户(现任国会议员Sarah Jacobs的男朋友)去参选,结果这个政治联姻以及本人不住市内的情况被爆出来之后,选民也不买帐,导致一个46.1%民主党选民的选区目前居然是共和党候选人John McCann领先。 3, 选民的人口结构变化并不是决定性因素。这个主要就是看加州深蓝的城市洛杉矶,选民深受通胀、犯罪率之苦,也不会去选择一个极左的市长候选人,而去选一个刚刚为了参选才转党(本应是候选人硬伤)的候选人Rick Caruso寻求权力制衡。San Marcos、Chula Vista这些民主党注册人数占优的城市都有可能选出共和党市长来。 4, 普通居民积极参与助选很重要。San Dieguito学区三个选区之间的选情对比就很说明问题,这三个选区中都是民主党选民比例至少是40.3%,其中第一和第三选区因为只有很少的居民参与助选,所以一开票民主党对手就是高票当选,而且这两个区的民主党候选人还不是现任。而第五区不仅仅对手是现任,而且还有另外一个分票的候选人,然而由于有超过50位华人家长积极助选,扫街举牌,目前开票情况居然领先了现任8%,凸显了学区选举中居民积极参与的重要性,也为今后不满意学区现状的家长改变学区董事构成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思路。 5, 即使在深蓝州,媒体有很多偏向性,选举制度设计越来越不透明,但是只要民众坚持投票、坚持为真相发声,民意还是可以通过投票来实现的。

加州是深蓝州,在这次选举中,川普从未来助选过,拜登来助选的49区国会议员选区目前选情胶着。可以说来自两位总统对加州选举的影响相对较小,但是在深蓝州中仍然有隐隐权力制衡闪现,这可以说是相当鼓舞的,也为后续民众的继续参与提供了更多的依据和信心。希望一个月之后计票结束的时候,加州权力能够更加均衡。

本文作者Frank Xu,文中观点仅代表他个人意见。

Contact:

Wenyuan Wu

wenyuan.wu@cferfoundation.org

(786) 393-8028

About 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 Foundation (CFER):

We are a non-partisan and non-profit organization established following the defeat of Proposition 16 in 2020, with a mission to defend and raise public awareness on the cause of equal rights through public education, civic engagement and community outreach. In 1996, California became the first U.S. state to amend its constitution by passing Proposition 209 to ban racial discrimination and preferences. Prop. 209 requires that “the state shall not discriminate against, or grant preferential treatment to, any individual or group on the basis of race, sex, color, ethnicity, or national origin in the operation of public employment, public education, or public contracting.” CFER is dedicated to educating the public on this important constitutional principle of equal treatment.

CFER

Defend merit and advance equality.

Media Outreach

Posts

Stay up to date


© 2022 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